安卓下载

扫一扫梧桐居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梧桐居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梧桐居文学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生命的绝唱

时间:2020-07-24 22:00:10   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梧桐居文学
作者:凌思萍

一只知了误入西子房间,引起她一阵莫名的紧张,惊吓得她整个上午都不敢进房间。下午,外婆刚进家门,赶紧叫着:“外婆,赶快,房间有蝉。”脸上写满了恐惧。外婆嘴里嘟哝着:“蝉是啥东西哟,这么怕?”进到房间,发现窗帘下趴着一只黑褐色的知了,老人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一把就捂住了那只蝉,接着,食指与拇指轻轻地捏着知了,放飞阳台,随着一声远去的“知了”声,片刻就消失在楼下的树丛里。

目睹外婆“一气呵成”地捉放知了,西子一脸惊羡:“外婆,你竟敢徒手去抓蝉?”。“问问你爸爸妈妈,他们小时候那个没去爬树捉过知了的。”

外婆的话勾起了那无休无止的蝉鸣里的夏天记忆。年少的我一直以为,夏天的酷热,就是蝉鸣闹来的,如果没有蝉鸣,你依然感觉不到暑热,当有一天,突然而至刮躁的知了声,燥热就这样给它吵来了。

初闻“知了”,是屋外树上一声长“嘶~嘶~”,黎明撕开了。我们进入了一年里最繁忙最辛苦的时节——双抢。清晨的空气里就闻到了湿热味道,是知了唱来了一丝丝微风,掠过忙碌而又闷热的山坡田野。知了高唱着:“开工哟~开工哟~”催促我们早晨拔秧苗。知了说:“嘭嘭锅子~嘭嘭锅子~”,我们就见炊烟升起,该早餐了。知了闹着:“稻倒哟~稻倒哟~”,大家就挥镰早稻。等到知了歌唱:“撕秧哟~撕秧哟~”,我们就会搅乱一畦畦蓝天,遍插一片片翠绿。知了总是那样不知疲倦地传唱远古的歌谣,听到它齐声唱响“洗澡哟~洗澡哟~洗澡哟~”,这是我最为开心的曲调,我即刻上得田岸,三下两下的甩掉衣裤,一头扎进漫河流淌的阳光,静听柳树上的知了歌唱。我知道,这时候的知了,唱得不是最婉转,却是最为惬意。夕阳西下,知了轻轻地哼唱:“是归哟~是归哟~”,我们拖着疲惫的脚步,肩挑夕阳,与知了一起,收工归巢。

辛苦的双抢里,幸好有知了,它知了我们的辛劳,幸好有鸣蝉,它铭记童年的歌谣。镰刀放倒一片片谷黄,挖翻的禾蔸拎起湿漉漉的阳光,平整如境的水田盛满了蓝天,整齐的田埂愣是将飘过的白云嵌入了它的画框里,曲曲折折的麻山河的臂弯里静卧着一栋栋白墙黛瓦,炊烟总是不约而同地袅袅在对面山腰,纵横交错的河圳小道田埂将麻山陇隔成一个拼图,我们就在拼图里,一块块地抹去金黄,盛满天蓝,涂上翠绿,知了就守在蜿蜒绸带似的麻山河两岸,为拼图谱曲歌唱。

当知了鼓噪得最为热烈的时候,它就告诉我们,双抢已经结束,最为艰苦忙碌的季节已告一段落,三伏天开始发威,赶趟着这一股股热浪,循声着那一“嘶嘶”鸣蝉,村里老人总是会说:“瞧这闷热,那是逼禾苗生长的;听这“戛戛”,那是吵稻子拔节的啰。”

季节向秋天迈去,清晨,窗外知了一声长啸,把阳光闹透窗棂,我们趁着暑气未结,三三两两地邀伴出来,踏过灰绿草色,亮绿里是歪歪斜斜的脚印,打草牧牛,原本牧歌嘹亮,一旦被蝉鸣盖过,我们立即安静下来,寻声知了,那正是清代诗人袁枚传神的写照:“牧童骑黄牛,歌声振林樾。意欲捕鸣蝉,忽然闭口立。”

蝉鸣忽远忽近,忽高忽低,忽而婉转,忽而飙高,忽而噶止,忽而长啸。彼起此伏,比试着各自悦耳的声音,我们在树下抬头循声找寻,一会就会发现知了的位置,蹑手蹑脚地靠近,像猫一样地攀上树枝,静静地候着,鸣蝉全然不知,忘情地歌唱,金黄色的六条腿扒在枝桠上,透明的双层膜翅稍稍张开,尾部微微翘起,如果你眨巴着眼睛不细瞧,就观察不出一节一节的腹部在快速颤动,那是擂过的鼓膜,敲过的铜锣。蝉真是一个超高音歌者,声音能传数里之外,如果居于高树,那传音更是辽阔,真是“居高声自远, 非是藉秋风”哦。

要捕蝉,并非易事,因为蝉的视力极佳,动作稍大,极易惊飞。捉蝉最佳时间是早上,露气重,翅膀湿,不易飞走,还有就是秋蝉,灵活性差易捕捉。当然,停留在低处的蝉一手就够得着最易捉到,但知了往往就喜居于高枝鸣叫,这样声音嘹亮远播,容易吸引雌虫。捕者首先爬树快,得安静守候,悄悄地靠近,伸手迅疾,一掌罩住,蝉声嘎然而止,这样,它已在你半握的拳中了。知了首先会拼命地往外钻爬,这样,你会很享受它在你手心不停地挠着,挠得你全身酥痒,却不用担心伤害到你。将知了放在早已用棕榈叶编织的小篓子里,它轻鸣一声,振翅欲飞,才发现根本飞不出来,接着发出一声短促而又凄厉的叫声,从此,不再鸣叫,一小时两小时,半天一天二天过去,它不鸣不唱,偶尔瞧见它黝黑眼睛里的悲情绝望,你突然觉得囚禁的不仅仅是知了,而是我们自己,我们的心已被我们自己囚禁起来了。你会赶紧打开篓子,张开手掌,放飞它,等于放飞自我,一声长啸,划过树林,此时,一种轻松传遍全身,原本揪着的心一下子就得以解脱,愉悦涌上心头来,年少时的梦想就这样与蝉一起高高地飞扬。

晚上回家,听西子说,又有蝉飞入房间,我找寻许久不见,不免有些失落。告诉西子,蝉,它的一辈子充满传奇,一生里,在黑暗地下里的时间大大超过地面上的时间,它于黑暗之中(地下)隐忍一年至十几年之久,干干净净地破土而出就是为了天空中这十几天的鸣唱。这鸣唱,是它生命的激越,是生命的信念。它所有的歌唱,充满着对生命的敬畏,对生命的传承,是生命的崇高,更是它生命的绝唱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梧桐居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梧桐居文学微信号:duanwenxuewang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梧桐居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最新评论
猜你喜欢精彩阅读
深度阅读
心情随笔  心情日志  幸福  感伤  快乐  难过  无聊  思念  寂寞  感悟  激励  悠闲  诗歌  随感  心情文字  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82578687@qq.com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