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卓下载

扫一扫梧桐居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梧桐居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梧桐居文学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翠烟

时间:2020-05-27 21:36:46   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梧桐居文学

“姐,你在吗?”

“姐,有你真好!”

“姐,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”

“姐,谢谢你!”

我到现在都没办法相信,这个一口一口叫着我姐姐的妹妹已经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儿时因为年纪相近,过年回大婆屋几我们玩的很好,渐渐的开始长大,我们上初中变成了同班同学,由于性格不同,我们并没有成为很亲密的朋友,也很少有人知道我们是表亲亲人。她性格活泼开朗学习一般,我内敛敏感一心学习。但是她其实很包容和尊重我,在她眼里,我家兄妹几个是很靠谱很懂事的孩子,她一见我就会很礼貌地唤我姐姐。

再后来初中毕业,我们便极少联系,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偶尔见一见,我们已经开始生疏了。传统保守的我听到她要面子不顾家的行为,有时候连过年也不回来,我更加偏执不愿与她多处。那时候并不能理解青少年时期的敏感与自尊是很正常的。也并不知道,人是会在人生旅程中慢慢长大的。

再恢复联络是在我们大学毕业后,我们来到同一个城市工作。也想着约一约,但是都因为各自的圈子不同,时间不对,没有见上面。

直到她结婚怀上孩子,我才在过年的时候见到她,白皙透红的皮肤,看她一脸幸福。席间也闲聊着各种平常家事。感觉得到她改变了许多,比以前要思考的多一些,但是保留拿着孩子般的简单。我那时候觉得她已经很不错了。

后来她生了孩子,男孩女孩我并未知晓,也就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事情已经开始发生了很多变化。

2020年4月10日,看到她朋友圈去了医院,就问她怎么回事?这个开始让我们相互之间毫无芥蒂,很舒适地闲聊着,那时候她说产后身体一直没养好,现在各种调理,还教瘦弱的我如何养生。她给我说他老公对她多好,她发他孩子的视频给我,视频里一个咿呀学步的孩子,我才第一次知道是男孩。那时候被她各种分享觉得太好了,她过得很幸福,竟没察觉有什么,我们的心都太大了。

2020年5月3日,微信里发来信息:姐,你在XX哪里?那时候,忙着工作没有看到她的电话信息,后来回过电话发现她已经快要到我住处的附近了,她过来看病,一直叮嘱我不要跟家里说,免得家人担心。我后面才知道原来她已经基本看不见了,来我呆的城市就是她所在地方的医生推荐的。她一个人来,以及从别处赶过来陪她的大姑子。我比较近又是放假就赶过去陪她看医生,由于不清楚原因,只预约了一个普通门诊,结果医生说需要挂眼底内科再看。但是疫情下的医院依然一号难求,于是她只好先回住处。

2020年5月7日,再一次她过来,我带她去看预约的专家,测视力的时候手指放在跟前她已经分不清楚了,医生三缄其口地说怀疑是视神经变性,先开中西药调理。并建议我们再挂个特需专家号,我们找到负责的医护人员时,号已经排满。只能第二天早上7点我们早点过去预约。

2020年5月8日,一大早我们起来弄好,我们下楼,我牵着她的手,等红绿灯,过马路,因为赶时间,我们在少人的路边摘掉口罩狼狈地吃着简单的早餐,经过各种检查终于预约到了特需专家,等待的时候,我们怕漏掉什么症状,我在手机上一点一点帮她梳理症状,我才发现她的身体有多么信号:甲亢3年,免疫力下降(每天起风团),太阳穴颈椎会经常不舒服,大脑思考变迟钝,生孩子后很长一段时间下不来床(盆骨歪、视力逐渐模糊、左半边肢体麻木、月经迟迟不来将近1年),情绪时常低落。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她比以前瘦了,气色发暗没有了之前的白皙透红,但是相信科学,我们就想着看看医生怎么说。

将近10点,医护人员叫我们进去,经过一番专业问诊,医生怀疑是脑部有肿瘤,并帮我们预约到另一件医院做脑部CT,让我们在候诊听等电话(大概几分钟),我们内心还有各种设想:拍片只是为了排除风险。但是我们却真的想知道就是是什么问题引发的。于是我敲门进去问了医生说还没有收到信息电话,一个医护人员说你这一年都等了,还差这一会儿吗?让我出去等。那一句话当时觉得没什么,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痛心不已:是啊,为什么一年前不检查呢?如果早点检查,情况也许大不一样。

终于等到了电话,我按照地址和她打车去了另一家医院,等拍完CT已是接近中午饭店了,医护人员说会微信给我们发报告,我们在附近吃了简单的午饭。便回来宾馆等通知,下午16点左右, 我收到了报告,看到报告上面赫然写着左脑测肿瘤8.0cm*5.9cm*6.1cm,我怕她担心,想着第二天打印出来听医生怎么说,再告诉她。

2020年5月9日,因为回公司跟同事提过一嘴,渐渐的我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我开始给家人打电话,告知风险。下午我们与她一起拿着报告去见医生。医生说她看不见让她在候诊室等着,叫我带着报告进去,医生看了说确定是肿瘤,这么大的肿瘤必须要马上安排住院手术,医生推荐了一个这方面的专家给我们,让我们去看。我走出问诊室,告知她情况,一向乐观的她尽力表现着乐观,但是我知道她内心其实是很害怕的,我握住她颤抖的手安慰她说这是个脑外肿瘤,想爬山虎爬在外围,手术清理应该不难的。

这个下午,我们各种打电话,跟家人说,咨询医院,咨询医保报销。回到宾馆她还要愁着手术的钱怎么办?我知道她害怕的比我多,我因为一些小事自个生闷气,反倒是她过来安慰我不用担心。

这一夜,我们都没有睡得很踏实,因为经过商议,她决定回老家做手术,我明明知道的,老家绝对是比不上我在的城市的,我却没有多加劝阻。第二天,她老公来接她,我因为上班并没有去送她,一直担心她眼睛不好,就没有那么多关心的话语。

回老家的几天都是她在告诉我检查到哪一步了,她一直怕我担心。

2020年5月20日,那个告白的日子她发了一张剃了光头微笑的图片给我,那个她为了老公不喜欢短发而留的长发削掉了,她告诉我说:姐,明天我要手术了。我调侃着鼓励她说:这个发型很酷很帅,放心会没事的。但是后面因为血库血不足而取消了手术。她跟我说要再等一个星期,这却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(这一切她都是为了别人而迁就着自己)

2020年5月26日,早上8:33,舅爷(她爸)跟我说:她今天做手术。20:58阿哥在群里说:医生对她放弃抢救了。我不敢相信,打电话给阿哥,打电话给Zumeng,本来是想问为什么这么突然,也想安慰一下大家,但是反而是我自己先失声痛哭。我不敢打电话,坐在公交站一直哭到停下来,听阿姐说还在抢救,我内心便又有了多一丝期盼,她还是会回来的。

2020年5月27日,早上6:10,我问舅爷情况,他说:血压已经很低了。我很不能理解,也不愿意相信,我还和舅爷说如果是因为血不够,我们亲人血型合适的也可以输血给她的,舅爷说等医生上班再问问,但是7点多,舅爷发来信息说:他们在跟她道别,那一头是舅娘泣不成声,舅爷哽咽痛哭的声音。我强忍着让他们多保重,帮我向她道别。

对不起,姐姐不像姐姐,没能坚定让你留下来手术,也许现在我还能等着听到你康复,等着我们变成很要好的朋友,等着你的小肉团长大,等着我们一起变成老姐妹!

仅以此文怀念你,不会不见!

版权作品,未经《梧桐居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梧桐居文学微信号:duanwenxuewang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梧桐居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最新评论
猜你喜欢精彩阅读
深度阅读
心情随笔  心情日志  幸福  感伤  快乐  难过  无聊  思念  寂寞  感悟  激励  悠闲  诗歌  随感  心情文字  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82578687@qq.com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