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卓下载

扫一扫梧桐居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IOS下载

扫一扫梧桐居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

手机访问 MAP TAG RSS
欢迎访问梧桐居文学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2020最后的尾巴

时间:2021-01-01 14:26:57    阅读: 次    来源:梧桐居文学
作者:火舞耀阳

2020年12月31日,过了今晚,便是新的一天,新的一年。一年经历很多,知晓了很多,说不上已经成熟,却也不像过去那样思维单纯,能提出自己的见解。

要说20年唯一放不下的还是心中的情事。

前天还在群里问有没有知道哪里的算命先生算的准,我去算几卦姻缘。

过去很多年了,差不多五年了,心里还是放不下。不久前的十月,我俩通了次信息,嗯,与往日一样,她把我黑了。我也不知道这是她多少次拉黑我,心已经麻木。

前天碰巧遇见一个长的与她很相似的女生,黄羽绒穿在身上,身高与她差不多,我第一次乍一看她,心中惊吓,我丢!怎么跟她这么像?!

我还算矜持,没跑到人家女生面前问她家哪里的,贵姓。后来真自习看她,两人完全是两人,一点不像。

故事的主人公一是我,二是我难以摆脱的初恋,L同学。

说是难以摆脱,完全还是个人走不出来,跑来写情感文章了。

我与L同学认识快六年了,高中一二三的同学。me妥妥的学渣,渣的灰都不剩下的那种;她名副其实的学霸,学习不错,尤其是数学,都是“小镇做题家”……

说来比较巧,高一上学期,只与她说过一句话,还是请她帮忙喊一下班里的同学。至此,虽然知道班上有这个人,有人叫这个名字,我俩再无交集。

故事的真正开始实际上是在下学期的调位。临调位以前,同桌问我谁是我的组长。前排的两位同学好奇的回过头来看我。

组,六人为一组,班主任指定某位学习好的同学对另外五位同学“扶贫”的。

我想也没想,答道:“我是L同学的人。”完全没有注意话的错误,以至于好久的安静,我抬头看他们,再一次道“我是L同学的人,怎么了?”第二次完全没有到注意语句的错误。

同桌捧腹大笑起来,前排两位同学也露出了姨母笑,大有一副我家有儿初长成的味道。

后来,听完同桌的解释,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,不知所措。

与L同学成了同桌,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,我与她的第一次的开始。

她内向,我也内向。两张桌子接合的线缝俨然成为了一道无形的三八线,谁不也和谁说话,谁也不越线,各自在各自的桌子上学习。

经过了一个星期的沉默,我有些受不了,就开始问她数学题,她讲的很详细,很认真,讲完之后,嗯,没话了。

那时我不知道怎么想的,钢之炼金术中一句“等价交换”反复出现在我脑海中,既然她给我讲解数学题,我也应该报答她的。

一袋糖,一条奥利奥。

别问我为什么买奥利奥……大概那时候嘴馋。

在二者滋润下,我与她的关系不断升温。我写的日记她没少看,知道我暗恋一位初中好友;她写的心里话我也没少看,知道了她过去发生的事情。了解了她为什么性格如此冷,以至于男生私底下给她起了“冰山”的外号。

像狗血的小说,男女同桌之间,我们恋爱了。

许是青春叛逆期荷尔蒙上头,我觉得自己喜欢她,便向她表白。很顺利的,一个荷尔蒙刺激“缺爱”小男孩,一个渴望走出过去阴影的女孩,两人在一起了。

爱情的过程持续不长时间,大概一个月吧,如同春天的暖风,说走就走。

后来我变陷入了无止境的循环中,至今走不出来。

狗血的校园剧情,学渣和学霸在一起了,狗血的二人分手了,狗血的两人考大学竟然考到了同一座城市!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。我知晓她喜欢海,喜欢去某做二线沿海城市,她学习好,能考去;我呢,学习差,小混混一个,觉得去某Y市是不错的选择,而且有海。后来偶然间在班群里,得知她也在Y市某大学,我当时想掐死那时候填高考志愿的自己,为什么要填Y市。

更为狗血的是L同学身份证号后四位竟然与家母的一模一样,而且学了与家姐一样的专业。

我至今在思考,为什么所有的狗血与她有关?专业问题谁也不能保证,但身份证号后四位重号几率有,但为什么偏偏是她?

那段时间我陷入了自闭症,后来读了“垓下之围”,用一句“天之娶尔”,是天让我娶你。

无奈的在Y市过了两年,虽然在同一座城市,但就见过一次面,还是我跑去她学校见的她。

两年前的年底,大年三十的前几天,她问我回Y市有没有空两人出来玩玩。

那时直男的我挑了半天日期没找到合适的日子,便拒绝了。

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是真的蠢,为什么不先答应?未来的事谁能说得准,先答应了又能怎样?还能给她一个好的印象。

高中时,与她发生了很多事情,打水房转角与她相撞;一开教室门,便是她站在门口,手还做着推开教室门的动作;某次考试,考试桌上写着“手冰凉的女孩是折翼的天使”,便能想起她冬天冰凉的手。

大学生活更是过的惨不忍睹,偶尔在校园里看见一个女孩,差点以为那是她,后知后觉,才知道不是她,她怎么会来我们学校。

她长的普通,不太漂亮,我讨厌她。讨厌她为什么长的普通,为什么长得不漂亮一点?这样就很少有人像她了,我也不用偶然看见一个女的就想起她来。

2020最后的尾巴,距离21年还有短短的几个小时。

未来是怎样的我不清楚,我知晓,与她,大概是一辈子的纠缠。我们还会再遇见的,纠缠在一起,不是你拉黑我,就是我拉黑你。

就连她也奇怪,为什么对我这么苛刻?要求高。

不过,我要感谢她,讲真的,高中和她分手的那段时间,我恨过她,迷茫过,那时候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中的情绪。到今天,可以很好的控制。

手机里存着她的照片,仅有的几张高中以及她小时候照片,没删。心中还是犹豫吧。毕竟我的日记上,除了日常生活便是与她有关的自己的心理想法。

希望明年她会很好,当然我也不差嘿嘿。

就这样了,明天见,结束的2020!

版权作品,未经《梧桐居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梧桐居文学微信号:duanwenxuewang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梧桐居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最新评论
猜你喜欢精彩阅读
深度阅读
空间文字  伤感文字  qq空间日志  伤心日志  经典日志  非主流日志  个性日志  搞笑日志  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82578687@qq.com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